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职场 >

【傲世皇朝平台】我长得丑,就该去死吗?

2020-11-19 21:44职场 人已围观

简介最近赵薇领头,推出了一个新剧,名为 《听见她说》 。 截稿前,这部剧的第一集《魔镜》已经上线。 这一集是赵薇自己导演,齐溪主演,整集都用了独白的形式展现。 第一集一上线...

最近赵薇领头,推出了一个新剧,名为《听见她说》

截稿前,这部剧的第一集《魔镜》已经上线。

这一集是赵薇自己导演,齐溪主演,整集都用了独白的形式展现。

第一集一上线,8.5分到手。

因为全集都是独白,所以《魔镜》没什么曲折的情节。

主演齐溪对着镜头,一直在诉说着自己的心路历程。

她主要聊的,是“漂亮焦虑”。

顾名思义,漂亮焦虑,就是女性对于美丽这件事的评价焦虑。

换成人话解释一下:

一个姑娘走出门、在社交网络上发照片、视频,会被人品评相貌、身材。

这些评价,日趋苛刻。

不美,成了无数女孩的原罪。

因为这个所谓的原罪,女孩出门前精心打扮。

朋友圈里发的,都是PS多次的美颜照。

以前都说“颜值就是正义”,现在,颜值是你必须要具有的女性基础素质。

如果你没有颜值,你就是个失败者。

你要承受的,是对你全身的调侃、嘲讽。

它形成了恶性循环。

让女孩们必须要用化妆品,要靠整容将自己“美”起来。

朋友圈里的“赞”,是她们唯一喘口气的“胜利时刻”。

这太畸形了。

《魔镜》里,齐溪饰演的角色每天都在这样的环境里活着。

她曾靠化妆术,在同学会上力压班花。

却也因为双眼皮贴意外掉落,而担心被人看到自己真容,痛苦万分。

这样的日子,让人感到窒息。

就像是被《白雪公主》里的魔镜诅咒。

而更可怕的,是公众对于美的定义,单一、狭隘。

无非就是大长腿、丰乳肥臀还得瘦、巴掌脸、卡姿兰美瞳大眼……

就像齐溪自己说的:

这样的审美标准,狭隘、逼仄。

它造成了千篇一律的“连连看式美女”。

如今我们的影视作品里,也很难找到有个性的女星。

但凡长相不符合审美标准的,就会成为搞笑担当,或被叫做“实力派”。

就说齐溪自己吧,她演了很多文艺电影。

商业片里,却只能作为配角,还常常是被小三的那个可怜虫。

对她的表演,看客们并不会太在意。

他们在意的,是长相。

甚至因为齐溪的长相,有些人各种污言秽语频出。

一个“丑”字,将很多女演员钉在了耻辱柱上。

但它的后果是什么呢?

以我昨天吐槽的新版《鹿鼎记》为例,你看这个剧照。

美都是挺美的,但你分得清谁是谁吗?

反过来我们再看1998年陈小春版的《鹿鼎记》。

每个女演员都特点鲜明。

那时我们的审美还很多元。

其实,颜值如果不能和辨识度对等,那女演员的颜值有什么意义呢?

换句话说,齐溪长得不好看,但演员是以“好看与否”作为评判标准吗?

非要女孩出门就当参加选美大会,这个世界就万紫千红了?

《魔镜》里,齐溪提出了很多疑问。

最大的疑问,就是为什么这个时代,变成了看脸的时代?

为什么一个人长得不好看,就要承受白眼、网爆?

说白了,还是这个社会有着畸形的男权审美。

漂亮本身没有任何错,错的是:如果你不漂亮,你就是垃圾。

天然的,女性在各行各业都成了花瓶一样的存在。

她们活在男性的审视里,甚至女性也会以此作为标准排座次、分高低。

《魔镜》的后半部分,齐溪讲了个故事。

她说自己上学时,因为个子高,当了领旗手。

可有次领旗时,她听到身后有男生嘀咕:你看她的小腿,真粗,大象腿啊。

这一句话,让齐溪再也不敢穿裙子,再也不敢袒露自己那双大象腿。

我相信,很多普通的女孩,都会遭遇这样的至暗时刻。

我甚至问了身边的女同事,她们不管长相如何,身材怎样,被周遭人评判,是日常。

如此环境下,女性生存在巨大的漂亮焦虑中。

《魔镜》最终并未给出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答案。

但最后,齐溪决定摆脱这种病态的否定环境——至少,她要先停止否定自己。

于是她选择接受不漂亮,接受自己普普通通,甚至有些“丑”。

她明白,“漂亮”如果千篇一律,那“丑”反而各有千秋。

说实话,作为一个影视自媒体从业者,我很担心这样的审美趋势。

君不见隔壁韩国,“丑”裴斗娜,没人因为她的长相限制她的戏路。

现在她几乎是韩国女演员打入海外市场的招牌人物了。

而岛国日本,按说应该挺在意颜值的一个国度。

但最近几年资源最好的大银幕女星是谁呀?

“丑”爆的安藤樱!

*穿拖鞋领奖第一人

《小偷家族》里,谁会说她最后那段层次丰富的哭戏“丑”?

又有谁会苛责《百元之恋》里的安藤樱是个邋遢的女卢瑟?

当我们看一部影视作品,以“好不好看”作为评价女演员的标准时。

演员本身也就会成为在意妆容,而忽略演技的真·花瓶。

它伤害的是整个影视产业的质量水准。

这也是为何一直都有中年女演员抱怨无戏可拍的原因——漂亮的总会衰败,鲜亮的总会枯萎。

今天的得意,很容易在糟糕的环境下变成明天的失意。

放眼好莱坞,中年正是女演员出好戏的最佳年纪。

比如《三块广告牌》里拿下奥斯卡影后桂冠的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她一点都不“好看”。

颜值时代,谁会为她拍摄一部担任主角的电影?

当然,好莱坞也不是没有颜值审美。

比如“惊奇队长”布丽·拉尔森,选角一公布,就引起网暴。

有人叫她“脸盘侠”。

可这位脸盘侠,参演《惊奇队长》是降维打击啊。

人家2016年就凭借《房间》拿下奥斯卡影后了。

她的脸盘的确很大。

但作为一个演员,她守住了自己的价值观。

她选择不去在意网友对她接演《惊奇队长》的质疑和攻击。

她就战神一般演,并最终在《复联4》里力挽狂澜,评价都成了“美爆”。

其实拉尔森还是那个大脸拉尔森。

只是她的自信,最终掀翻了所有人。

单一审美,在她这里总算是破了次元壁。

赵薇领头《听见她说》这个项目,我相信目的就是打破这个世界对女性的框定。

不仅是女演员,每一位女性,都应该尝试打破这个“颜值即是正义”的高墙。

但就在这篇文章截稿前,我刷了一下这一集的弹幕。

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满屏的恶臭。

赵薇、齐溪,几乎是白拍了这部独白剧。

这真是最好的讽刺。

希望这些看此独白剧还要品评妆容的朋友们,醒一醒。

你们能不能学会欣赏不同的美?

你随口一句“丑”,可能砸坏的是万花筒,从此洛阳全城种牡丹。

你打在弹幕里的那些话,会让这部剧的效果对很多人减半。

甚至本来不会品评的人,也要上去戳一下齐溪的“丑”。

做个人吧。

这个世界,只有多元,才有发展。

不信你看看懂王的下场。

Tags: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18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